1分钟1期的快3漏洞

颜炳罡丨 学儒,亦当行儒

2020-03-13 11:00来源:1分钟1期的快3漏洞编辑:董颖作者:

  作者:谢小风

  

颜炳罡丨 学儒,亦当行儒

  元月二号,虽在寒冬,天气却是响晴的。山东大学知新楼里,身着中山装的颜炳罡背着光,缓缓向记者讲述着他的儒学研究与践行之路。今年正逢颜炳罡的60岁生日,而他一直以来身体力行的乡村儒学事业也已经走过了7个年头。

  听到记者提及7年这个数字,颜炳罡露出了笑容。在他看来,7年只是乡村儒学的幼童时期,往后70年,700年,乡村儒学会一直传承下去。和人们印象中的儒家学者一样,颜炳罡语速缓慢,态度温和。但每当说到动情处,他也会扬起手,语调不觉地高昂起来。他既是现代新儒学领域的关键性人物,也是乡村儒学的代言人。

  

颜炳罡丨 学儒,亦当行儒

  走上儒学研究之路,颜姓本是孔门人

  所谓"忠厚传家远,诗书继世长",中国历来有重视家风、家训的传统。作为复圣公颜回的第79代孙,幼时的颜炳罡其实并没有太多这方面的概念,但家中大人的处世方式无不给他留下了潜移默化的深刻印象。从爷爷为一位素不相识的盲人治病、找工作,到父母为接济无家可归的逃难者腾出家中空房,颜炳罡自小便目睹着家人对弱势群体的帮助与关照。父母亲常对他说,"冻死迎风战,饿死不乞食"、"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",这两句话深深地影响着颜炳罡的个性与品格。

  1979年,颜炳罡考入山东大学哲学系,那是个"言必称希腊"的年代,学校里的学生们都以谈康德、尼采为思想深刻的表现。由于要在学习外语上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当时颜炳罡所在的专业又被戏称为"哲学系外语专业"。在这样的西方主义潮流之下,年轻的颜炳罡却思考起了一个"不合时宜"的问题:外语毕竟只是一门工具,难道要一辈子都花费时间在外语上吗?这样又是否对得住自己的专业呢?他开始将目光转向中国传统哲学,在阅读古书的过程当中,青年时期的颜炳罡不禁为古人博大精深的智慧所震撼。秋天的麦田旁边常常摆满了玉米秸秆,山大的学子们在放学后便到此处读书。别的同学都拿着一本教材,颜炳罡却手捧《论语》《孟子》《墨子》等先秦诸子的著作,读得不亦乐乎。

  回忆起这段经历,颜炳罡坦言,自己骨子里有着父辈留下来的那种不流于俗的性格,"走自己的路",成为了影响他人生道路的重要信条。

  青年时期的颜炳罡喜欢读《墨子》,墨家强调的"兴天下之利,除天下之害"、"有能则举之,无能则下之"等观念令他读来酣畅淋漓,只觉"带劲""提气"。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颜炳罡为墨学所深深吸引。尽管后来转向儒学研究,这段经历于他而言仍旧大有裨益。上个世纪90年代,颜炳罡提出"儒墨互补与中国文化的重建"说。而当时拉着他一起做研究的张知寒教授,这位当代墨学复兴的关键性人物,亦以其热情、无私奉献的墨者精神深深地感染着年轻时的颜炳罡。谈及这位故友,颜炳罡不觉升高了语调,脸上也多了几分光芒。他告诉记者,今天的自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亦是在以墨家精神推动着乡村儒学事业的发展。

  也许是机缘巧合,又也许是冥冥中的感召,颜炳罡转向了对儒学的研究,而他本人更倾向于后一种说法。外出演讲,颜炳罡常对台下的观众们说,姓孔、姓孟、姓颜等这些孔门弟子姓氏的人,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天生就是儒家后人,应当自觉做儒家文化的信仰者、继承者,从文化上传承祖先留下来的智慧。他想,也许自己从骨子里就是要回到儒家传统。

  

颜炳罡丨 学儒,亦当行儒

  投身乡村儒学实践,儒者学儒亦行儒

  2008年10月,由颜炳罡作为发起人之一的尼山圣源书院正式成立。书院位于孔子的诞生地——尼山,以传播普及儒学、弘扬中华文化为建院宗旨。自建院以来,颜炳罡便开始思考一个问题——如何改善书院与当地村民的关系,令书院的存在为老百姓带去更多实在的好处。

  于是,在任职尼山圣源书院执行院长期间,颜炳罡提出"打开院墙建书院"的理念,将书院向村民开放。

  于2012年底拉开序幕,颜炳罡等一众学者纷纷参与其中,身体力行地向书院附近的村民们传播儒学思想。随着实践的拓展和深入,乡村儒学的规模日渐扩大,讲堂地点也由书院内部逐步延伸到周围村庄。7年过去,实行乡村儒学实验的村庄在道德风貌、文化氛围等方面都发生了很大改变。

  当记者问起实践初期的艰辛,颜炳罡却首先提及了那些并不那么"艰辛"的地方。在他看来,乡村儒学的开办可以说是集齐了"天时"、"地利"、"人和":乡村儒学提出时正赶上国学热的大潮,这是"天时";讲学的发起地在民风淳朴的孔子故乡——尼山,此为"地利";而他身边那群志同道合的伙伴,自然就是"人和"。从大的客观环境来说,乡村儒学的开办的确有着不少优势,但这群一无权势、二无财力、三无人气的学者,面临的困难却不是"天时地利人和"所能掩盖。从资金短缺到师资不足,再到教材匮乏,饶是"赤手空拳打天下",他们依旧凭借一腔热血将乡村儒学事业办起。

  有了团队的热情与坚持,如何让老百姓接受乡村儒学就成了颜炳罡最大的关注点。他十分重视讲学过程中学者的身份和语言转换,主张将那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"永久性真理"转化为老百姓听得懂、感兴趣的语言。这就要求讲师们学会以理言事,现身说法。对此,颜炳罡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:书院的刘示范教授在课上讲孝道时,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代替空虚的大道理,讲述了他和妻子二人在母亲临行前悉心照料、呵护的故事,种种细节不禁令台下听众为之感动。颜炳罡认为,谈论孝道者自身应首先行孝,如此方有力量。

  从一名儒学研究者到一名儒学践行者,颜炳罡要求自己不仅要"学儒",更要"行儒"。他将儒家的弘毅、担当精神落实于个人的实际行动中,为传播儒学而四处奔波,在田间地头洒下儒家思想的种子。他始终认为,一个人文知识分子若将自己封闭起来,"躲进小楼成一统,管他冬夏与春秋",便失去了自我的应有价值和意义。正是这份社会责任感,推动颜炳罡走上乡村儒学的道路;也正是这份对现实挑战做出回应的使命感,聚集起志同道合的乡村儒学队伍,点起辽阔平原上的"星星之火"。

  

颜炳罡丨 学儒,亦当行儒

  推动儒学重回人间,愿为往圣开新学

  2020年伊始,乡村儒学便走过了整整7个年头。在颜炳罡看来,这7年只是乡村儒学的学步阶段,仍待完善。但在书院团队和各方的努力之下,这一事业经过数年洗礼,已经收获颇丰。一是确定了乡村儒学讲授的基本组织架构,即一批保持讲学热情、坚守阵地的讲师,热心于乡村儒学事业的志愿者和固定的乡村儒学讲堂;二是形成了乡村儒学讲学的特定模式,从课前行礼、吟唱乡歌到课堂提问和讨论,一气呵成,讲学程序初具基本样式;三是丰富和带动了乡风文明建设,改变地方陋习,形成良好风气,并为当地老百姓构建起公共文化场所;四是对推动乡村治理现代化起到了辅助性作用,成为推动人文教化、实现德治与自治的重要抓手。

  在这一过程中,许多不断涌现的人与事在颜炳罡心里留下了深刻印象。2015年,颜炳罡到济南章丘的三德范村讲学,他向村民们解释了村名中的"三德"在生活中的现实意义。这堂课激发了村民张列才对儒学的浓厚兴趣,并使其逐步走上乡村儒学的讲台,为文明新风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。讲学团队中亦不乏感人事迹,乡村儒学兴办的这7年来,泗水县圣水峪镇的一位王老师便一直居住在乡村,风雨无阻地为村民讲课。他甚至拿出了自己的退休金,为当地需要的老年人解决困难。讲师和志愿者的无私奉献,村民和村庄的实际转变,无不彰显着乡村儒学道路上的巨大正能量。

  2017年10月18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"乡村振兴战略",并提出要按照"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"的总要求来实施"乡村振兴战略"。在落实这20字总要求的过程中,乡村儒学对于推动乡风文明建设和乡村治理发挥着重要作用。在乡风文明建设方面,通过学习儒家思想,推进文明新风,不少村庄建立起自己的公共文化场所,也在村民当中形成了良好的道德风尚。而在乡村治理方面,颜炳罡认为,乡村儒学虽然不便直接参与乡村治理,但却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。在乡村儒学的试点村章丘三德范村,基层干部受到儒家思想中"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虽令不从"的影响,带头拆除自家违章建筑,发挥了模范带头作用。这样一来,村民们自然也就愿意跟着领导干部走。

  前路漫长,乡村儒学一面逐渐显露其社会意义,另一面也在不断地迎接挑战。颜炳罡认为,乡村儒学事业当下最棘手的问题仍旧是资金、师资和教材问题。他的理想规划是,能够为乡村儒学的讲师们发下足够支撑生活的补助,能够聚集起一批既懂儒学又能直面百姓、甘于奉献的讲师团队,能够编写出针对不同地方、不同情况的教材。然而这些规划目前尚停留于"理想"阶段。颜炳罡带领着自己的学生和相关团队,正加紧编写相关教材,希望能在每一天的努力当中,将难题一一攻破。

  在乡村儒学的实践道路上,颜炳罡和他的团队伙伴数年如一日地从事授课工作,"背着干粮为孔子打工"。在颜炳罡看来,这既是作为儒家学者的应尽使命,亦是回馈百姓期盼的应有之道,更是他对自己的根本要求。

  儒学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,如何将儒学传承下去,是颜炳罡一直思索的问题。他认为,要实现儒家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,就不能将儒学锁在高校的研究所和研究记录中。只有让儒学重回人间,将它还原给大众,儒学才是活的。乡村儒学正是他所提倡的民间儒学中的一个重要部分。乡村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和土壤,而在乡村能够做到的事情,在城市的社区也能做到,秉持着这样的想法,颜炳罡在不断变化的新时代中尝试开创继承儒学的新模式。将"为往圣继绝学"转化为"为往圣开新学",这是他时常提起的话,也是他心中一直坚定的信念。

  在与记者的谈话中,颜炳罡的语调大多数时候是平静的,为数不多的例外之一出现在他谈及村民百姓的时候。若是他一段时间没去某个授课地点,当地的村民便会十分想念。他在村民们当中似乎有着天然的亲近感,下课之后总有正在干活的民工们向他热情地打招呼,称赞他的课讲得好,人人爱听。通过他的话语,仿佛能看到那个结束了一天辛劳授课后的学者,面对着发出真诚赞叹的村民们,脸上露出的喜悦与骄傲。数年如一日到乡村授课,这无疑是艰辛的,但对于颜炳罡来说,村民们需要他,为他的到来和讲课感到高兴,这便是他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。

  多年来,颜炳罡已经养成了严格要求自己的习惯,这亦成为他敦促自己不断践行乡村儒学的理由。他始终认为,要求别人做的,自己首先要做到;要求别人坚持,自己首先要坚持。因此对于乡村儒学,他会永远做下去。

  

颜炳罡丨 学儒,亦当行儒

  谈及当代青年应有的价值追求与使命担当,颜炳罡引用了《中庸》里的一句话——"天地之道,可一言而尽也。其为物也不贰,则其生物不贰,则其生物不测"。在他看来,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的光彩,每一个个体都有自己独特的价值和意义。如何实现生命的价值?颜炳罡认为,要去做自己能做、愿做的事。对于颜炳罡来说,乡村儒学他愿做,亦能做,因此他走在了这条道路上,不论风雨,只顾前行。

版权声明:未经1分钟1期的快3漏洞授权,严禁转载

热门排行
推荐文章